權威的欠奉

權威的欠奉

4月分在奧斯汀的香草學會講了一次關於痛與發炎的講座,我只想講,當時我是以harvard health的睇法黎作依據的。 Harvard Health話人 90% 以上的問題都是因為發炎引起的,好明顯,它的看法是基於Free Radicals的理論的。 

如果是這樣,只要進行抗發炎的工作,很多病都會轉佳的,其實是的,在我的診所例子,很多人在進行抗發炎之後,真的慢慢的好起來了。 但對老人護理是不夠的,因為他們的氣衰敗,所以對他們來說滋補比抗發炎更重要的,但不是說抗發炎不重要。 

還有,對年輕人來說,Light Therapy 產生的作用有限的,但對老人家來說Light Therapy 帶來的益處很大的,尤其是遠紅外線,因為氣衰敗的關係,連cell oxygen 也不夠的,這很影響他/她們的body health的。 

如果你還年輕的話,massage 對你起到的作用或者是有限的,但老人家要經常做massage 的,如果不是肌肉很快又會緊起來的,所以他們很易跌倒的,又易中風,都不是沒有原因的。 最起碼稍熱的水泡泡腳是有效的.....

在美國很多massage 都有加入括痧的過程的,其實都很不錯的,如果正確使用的話,但cupping 會有所保留了,但"走罐"是很捧的做法。

燒艾對老人照護,很佳的,只是其氣味不是人人可以接受的.....

話又說回來,這是個講併合的年代,已難獨善其身了,沒有了結合的能力,很能生存的,對從業者來說,所以這是個考驗的時代來的。 作為權威的harvard health, 又可以擔負起權威的角色呢?